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 >

任正非:给我一杯咖啡我就可以统治世界

发布日期:2022-09-15 09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者:吴春波 ,华夏基石e洞察智库撰稿人,华夏基石领衔专家,著名管理学家,《华为基本法》起草人之一

  在任正非的谈话中,多次涉及与“咖啡”相关的线日,任总与上研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,题目为《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》,该文以咖啡为题,以咖啡开头。

  的技术思想为什么不能传播到博士和准博士这些未来的‘种子’里面去?你们和大师喝咖啡,现在为什么不能也和‘种子’喝咖啡?喝咖啡是可以报销的。别怕说白培养了,不来华为,他总要为人类服务的吧?把能量输入到‘种子’阶段,这样就能形成庞大的思想群。就像一个石头丢到水里面引起波浪一样,一波一波影响世界。你们一个fellow能交5个这样的朋友,一个人几百个的粉丝,一算就知道影响了多少人。交流也是在提升我们自己,因为我们真的想不清楚未来是什么。”他让科学家们到外面喝咖啡。

  守碉堡最终也守不住的嘛。你们这些科学家受打卡的影响被锁死了,在上研所这个堡垒里面怎么去航海?去开放?航海的时候怎么打卡?发现新大陆怎么打卡?沉到海底怎么打卡?从欧洲通向亚洲的海底有350万艘沉船,那些沉到海底的人怎么打卡?所以,我们的管理要开放模式。”与谁喝咖啡?

  咖啡”一词源自希腊语“Kaweh”,意思是“力量与热情”。任正非口中的喝咖啡,无疑是提倡华为人借助咖啡这一媒介,来吸取外部的正能量,避免熵增、保持熵减;保持兴奋与激情、消除惰怠;促进新陈代谢、消除疲劳,持续地提升组织、个人的力量与热情。

  2013年5月份,任总在新西兰接受记者采访,当问及华为凭什么成功超越对手,成为世界通讯制造业老大时,任总回答了四个字:“不喝咖啡!”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,凭什么不超越?

  记得鲁迅也曾说过相似的名言:“哪里有天才,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工作上的。”(记得他有篇文章叫《革命咖啡店》,当年读过)。

  当问及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时,任总的回答是:“当华为的干部在总部漂亮的草坪上,喝着咖啡,听着PPT汇报,欣赏着周围的美景时,下一个倒下的肯定是华为! ”

  “我们不要把精英理解为仅仅是金字塔塔尖的一部分,而是存在于每个层级、每个类别。有工作的地方,就有精英。做面条有面条精英,焊接精英、咖啡精英、支付精英、签证精英、仓库精英……我们的政策要覆盖激励所有精英,形成组织合力,千军万马搞好质量、提高效率、增加效益。大金字塔是由千千万万块小金字塔组成的,各级主管要去寻找各行业、各专业、各事务类别的精英,激活小金字塔的潜能,促动核动力、油动力、煤动力、电动力、沼气动力……一同努力发展,一同分享公司的成功。”

  即使有‘黑天鹅’,也是在我们的咖啡杯中飞。我们可以及时把‘黑天鹅’转化成‘白天鹅’。我们内部的思想氛围是很开放自由的,‘黑天鹅’只会出现在我们的咖啡杯中,而不是在外面。我们这里已经汇集了世界主要的技术潮流。”

  ,望天上云卷云舒”,静观黑天鹅羽化为白天鹅,一切尽在掌握中。站在华为看外部:以内部规则的确定性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;站在后天看今朝:以当下规则的确定性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。任正非的所谓迷茫只是表象,只有对未来有着深刻把握的人,才会如此的迷茫!这是清醒中的迷茫!或者讲是清醒者在为迷茫者指点迷津!看了田涛先生与朱光平先生(华为首席战略科学家)合写的文章,方如梦初醒,原来,任正非先生的迷茫是纯粹对科学技术的迷茫,对未来信息技术传送没有“低时延”,没有理论基础的迷茫。

  当华为用了二十多年由持续追赶者变为领先者后,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站在山峰之巅的任正非,身处“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于无人领航,无既定规则,无人跟随的境地”的“四无”状态,有点迷茫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在ICT领域,如果任正非感觉到迷茫,其他人敢说自己清醒吗?

  其实现实中的任正非并不太喜欢喝咖啡,他更多的喜欢喝茶。不论是他的祖籍浙江,还是出生地贵州都出茶,喜欢喝茶也就理所当然了。在A1的茶水间里,有茶,有咖啡机(咖啡机是任总当年为IBM顾问特意设置的)。咖啡很好,一种是意大利产的,一种是蓝山咖啡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本人迷上喝咖啡了,常常先喝一杯,再端一杯。但很少见任总去那儿喝咖啡。

  任总喜欢喝的以红茶和普洱茶为主。2011年,任总与彭剑锋教授在北京金融街的七彩云南一起喝茶。任总欲买一饼普洱茶,店员向他推荐了一饼数万元的陈年普洱。犹豫再三,并几次打电话与夫人请示后,最后,只买了一块两千多元的。彭教授已经十年未见任总,事后感慨,任总一点没变,本人也曾写过一篇小文《没变的任正非》。

  顺便讲一下,任总不会吸烟,很少喝酒。在回答新西兰记者采访时,就明确表示:“我实际上是个宅男。我没有其他的生活爱好,下班就回家,不是读书就是看电视、看纪录片、看网络。”2014年5月2日,在英国回答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Sam Schechner的问题时,他讲道:“我个人除了工作外,好像没有什么爱好。小时候家里穷,除了读书做作业,其他什么爱好都没有形成,连喝酒抽烟都不会。长大后,这些习惯就被固化了。总体来讲,我的生活还是比较单调的。”

  年5月8日在接受新西兰记者采访时,讲到了自己的退休生活,任正非表示:“退休之日,我将开启一瓶香槟,开一家咖啡厅或餐厅,有一个自己的农场……”。“我的人生目标其实就是开个咖啡厅,但是要高档一点,或者一个餐馆,或者一个农场,这是一个很小的资本圈。”